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发愿实修

高管弃百万年薪隐修终南山 吃素坐禅几乎不洗澡

时间:2014/11/18 8:08:27   作者:1xt_门君诚   来源:学佛社区网   阅读:4700   评论:1

高管弃百万年薪隐修终南山_吃素坐禅几乎不洗澡

11月1日下午5点左右。太阳落山前,38岁的刘景崇在一块大岩石上打坐修行。他曾是佛山一家企业的总经理,年薪百万,如今常年隐居终南山。(图片来源:南都网  摄影:陈志刚)

[原标题]:佛企老总舍百万年薪隐修终南山

十几年前,美国著名的汉学家比尔·波特的《空谷幽兰》在中国出版,封尘了几千年的终南山隐士面纱被渐渐揭开;六年前,一个终南文化行者张剑峰再次沿着比尔·波特的路径,深入终南山访道游学,所著《寻访终南》风靡一时。随着大众传媒的广泛关注,隐士、修行,山居,逐渐成为一个时尚的话题。

佛山一家企业的总经理刘景崇舍弃了百万年薪,常年隐居终南山,而不时能听到政府高官、商界富豪、黎民百姓离开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,上终南山修行。那么修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10月31日,南都记者跟随两名佛山修行者登上终南山,寻找终南山上的岭南修行者,体验修行生活的点滴。

佛山两位女修行者皆好传统文化

胡莎丽

身份:佛山一家地产投资公司董事长助理。

修行情况:每年上山四五次,已坚持6年

李晓雯

身份:佛山原创品牌服饰“吉祥羽儿”的创始人和设计师。

修行情况:初上终南山

2014年10月31日上午11时45分,CZ3203航班降落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——从岭南名城广州经过1900公里的飞跃,气温骤降13摄氏度。机舱外,寒气逼人。两名来自佛山的女子身着汉服长袍从机舱走出,她们所穿的服饰袖口肥大,下摆宽松,长裙曳地,与众不同。从廊桥到出口,她们引来无数异样的目光。

机场外,一辆深色的粤Y牌照越野车已在等候,两人踏上越野车绝尘而去。这两人一位胡莎丽,佛山一家地产投资公司董事长助理;另一位李晓雯,是佛山原创品牌服饰“吉祥羽儿”的创始人和设计师。

越野车沿机场高速进入西安,然后拐入绕城高速进入南郊,半个小时的飞驰便可以望见高耸入云、连绵起伏的秦岭,终南山为秦岭的一部分。车过了大峪口村,千仞秦岭从山顶到山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,公路边黄灿灿柿子挂满了枝头,胡莎丽、李晓雯直奔终南山深处,在那里,还有一个佛山人坐禅诵经等待着她们。

33岁的胡莎丽每年都要上山四五次,这种习惯已经坚持了6年。胡莎丽曾就职于报业,后转型进入佛山一家地产公司。从小喜欢传统文化的她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由于痴迷写作,与国内许多作家、诗人有交流,“终南草堂”主人张剑峰即为她的挚友。

胡莎丽对传统文化十分推崇。她喜欢静坐,亦多年茹素。她的办公室位于佛山南海某金融中心的写字楼里。即便如此,她仍坚持着一些中国传统文化中特有的习惯,喜穿汉服元素的衣裳,喜爱禅茶与香道。办公室内还置有蒲团,她会利用工作间隙双盘打坐。“我们不是出家人,我们只是推崇一种更为简淡的生活方式,所谓修行原本也不应拘泥于某种特定的环境和形式,人在哪里,哪里就是你的道场,无处不可清静,无处不可修行。”

李晓雯的生活与经历与胡莎丽颇有相似。李晓雯和她的丈夫阿健,曾在佛山有近二十年的工作经历。2008年开始,李晓雯利用上班的间隙,尝试设计具有传统文化元素的衣裳,逐渐一发不可收拾,于是二人干脆辞掉了工作,专注于传统文化服饰的推广与设计。

佛山市禅城区1506创意园内的一所红色厂房,是李晓雯和阿健夫妻俩改造后的工作室和生产车间,1000多平米的工作室被装扮得古香古色,闹中取幽。李晓雯一袭布衣长袍,阿健颌下一簇小胡子,身着交衽汉服,颇有古风。工作室经过几年的运营,每月可通过网络销售逾千件衣裳,有些款式的衣裳供不应求。

李晓雯和胡莎丽的认识,在她们的说辞里仅一个缘字,不必深究。多次的交流中,李晓雯对胡莎丽几上终南山的经历羡慕不已,并最终促成了这次的行程。

终南山上,除了嘉午台、狮子茅棚久负盛名外,大山深处的西翠花也声名鹊起。西翠花因汇集了终南草堂、物学院、元音禅寺、朝阳洞等修行居所,成为众多儒释道修行者的首选。到了西翠花的山脚下便不能开车,徒步羊肠小道斗转蛇行一个小时,才看到一座正在修建的寺院,这即是元音禅寺,是广东惠州元音古寺正在修建的闭关中心。

嫌帽峰山气场不够隐居终南山

刘景崇

身份:佛山南海区某服装企业原总经理。

修行情况:去年辞职在终南草堂居住了六个月

刘景崇,佛山市南海区某服装企业原总经理,终南山上一名虔诚的修行者。记者在9月份见到他的时候,他正修行止语(禁言七日),再次见到发觉他健谈和善,一脸笑容。刘景崇在终南山上的住所是一块高地的茅草屋,墙面用黄泥糊砌,门口留有打坐的空间,外面用透明的玻璃装饰,有蒲团,有地桌,静可坐禅沉思,动可舒展腰腿。如果是在白天,这个小小的禅室环视穹窿,可鸟瞰峡谷飞禽草木,日落月生。

这一排茅草屋被隔成了四个小屋,每个屋子内有一个土炕,室内四五平米,局促狭小。胡莎丽、李晓雯和另外几位来自四川、湖北的新到者合铺休息。

夜晚,山上的气温仅零上几度,山风凛冽。刘景崇头戴灰色的毡帽,身着灰色的披风;终南草堂堂主张剑峰髭须飘然,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。由于近年来有不少媒体开始关注终南山隐士,其间常有拍照的要求,张剑峰一一应允,刘景崇便常笑称他是“终南山第一男模”。刘景崇身材魁梧,喜着汉袍,张剑峰也笑着回敬他“终南山第一帅哥”。

38岁的刘景崇曾供职于一家香港上市企业在佛山的全资子公司,他负责生产和销售。“10多年前老板给我的年薪是20多万,公司发展很快两年前我离开的时候年收入加上奖金、分红,差不多100来万。”

刘景崇喜欢旅游,他的足迹遍布亚欧北美,他说有点遗憾的是没有去过非洲和南美,当然跑遍了国内所有的省市。“老板给我的销售任务,我基本上半年时间就可以完成,其他时间都是自己支配。”

珠三角城市的灯红酒绿,刘景崇无所不往,该玩的都玩了,该吃的都吃了。2010年8月,他和朋友驾车从新疆经青海前往西藏,在青海发生了车祸。“车子动不了了,在公路上扔了一周多时间,每天无所事事在旅馆里睡觉。”改变刘景崇人生轨迹的是他在旅馆里看到南怀瑾的一本书,这本书讲到了“药师经”,“我看到原来万事皆有因果,我觉得过去的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”刘景崇开始大量接触佛学书籍,慕名前来终南山寻师问道,因此结识了张剑峰,最终选择了终南草堂。

2013年,刘景崇正式辞掉工作,在终南草堂居住了六个月时间,他被终南山草堂的气场所折服,“没有哪个地方比这里更好了。”返回广东后,他与妻子平静离婚,再次回到终南山。这种抉择,刘景崇说是需要很大定力。

“以前家人、朋友对我的选择不可理喻,现在他们都很羡慕我的生活。”说到开心处,刘景崇那簇小胡子随着微笑的嘴角晃动。他说,我之前很少照顾父母,从不理家务,现在一回到广东就陪在父母身边。

在刘景崇决定长居终南山之前,他的老板为他在广东增城帽峰山一僻静处,投资100多万仿造终南草堂修建了修行之地,称之为“草堂下院”。“草堂下院”全部木质结构,落地玻璃,视野开阔,硬件远胜终南山,但刘景崇觉得气场不够,决然弃屋而去。如今只留下公司派驻的一对老夫妇在山上看家护院。

刘景崇上山时带了他的座驾粤Y牌越野车,如今这辆车成为终南草堂接送客人、采购物资的一匹快马。平日里弃之于西翠花山脚下,无人过问。


标签:高管弃百万年薪隐修终南山 吃素坐禅几乎不洗澡 
相关评论

文殊师利勇猛智   普贤慧行亦复然   我今回向诸善根   为得普贤殊胜行   愿我离欲命终时   尽除一切诸障碍   面见彼佛阿弥陀   即得往生安乐刹   

京ICP备2001656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