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六道因果

轮回真实案例:一世做强盗三世受穷苦

时间:2012/9/27 7:52:00   作者:妙音   来源:学佛社区网   阅读:1623   评论:0

个案是一个看上去很斯文的人,他来到工作室,坐下来一聊天,就开始表达自己来催眠的意愿:我就是想知道三世因果,我学佛很多年,可是没有真的信,现在人道和畜生道都能看得到,也知道是什么样,我想通过催眠看看天道、地狱和鬼道,好加强我的出离心。

在开始的聊天中了解到个案今生总是会感到精力不佳,时常疲倦,总是觉得很累,睡了很多可是醒来还是觉得累,总是想睡,很昏沉,经常性的头晕、头痛。而且会经常性发怒。

个案很容易就回到了胎儿期,在胎儿期他看到自己大概三、四个月大的样子,可以透过血管壁看到外面有光,感觉很温暖。

回到胎儿期之前,个案看到自己是一个天人,穿着绛红色的镶着金边的衣服,带着一个棕色方的帽子,帽子两边带有帽翅,后面还有两条带子,也是棕色的,穿着黑色的鞋子,鞋尖是向上翘起来的,鞋底是薄的,手里面拿着一个玉如意,白色,有40厘米左右长,看到自己站在白色的云彩上,象是财神的样子,但是不是财神,叫闵遮老人,(音,意不详),六十岁左右的样子,胡子到胸部,花白的。

在天上,闵遮老人负责看护一个大殿,大殿的外面是汉白玉的地面,栏杆是朱红色的。走进殿里好象也没有供什么,一天闲着没有事情可以做,只是在这里守护,等着玉皇大帝的臣子们偶尔从这里路过的时候,进来歇一歇脚。

“你都见过谁?”

“我好象没见过到谁,从我来这里,这个地方就再也没有人进来过。只能看到远远的有天人飞过,那些天人飞来飞去的,也没有停下来,还有天女,身材很好。我在这里呆着,一天无事可做,很无聊,在殿的两边还有房子,其中一边是我休息的地方。”

“天人也要休息的吗?”

“天人也休息,但不是睡觉,就是躺在那里养神,房间里有一张单人的床,床单是白色的,被子也是白色的,好象所有的铺盖都是白色的。还有一张桌子。我做天人做了很久,后来就觉得很无聊,一天无事可做,天天转来转去,也没有人来。再后来我就掉下来了……”

“你为什么会掉下来呢?”

“我看到下面有山川河流,还有大地,景色很美,我想去享受这个美景……然后我就掉下来了。来到我妈妈的肚子里。我妈妈在医院,我看到自己穿着白色的背心,蓝色的裤子,十三、四岁的样子,妈妈在检查身体,住在医院里,我就站在她的旁边,她怀孕有七、八个月大的样子……”个案后来清醒过来的时候再次描述当时的情景:“我是半透明的,站在她的旁边,她好象看不到我,也不理我,她不知道我就站在她的旁边,我跟她说话,她也听不到,她当时有七、八个月身孕的样子,我很肯定肚子里的是我,不是别人,在我下面也没有弟弟妹妹,妈妈虽然流产过一次,但是那个胎儿是很小的。

而且那个从天上掉来的感觉很清晰,那个不是能够想象出来的,真的好象从高处掉下来一样,在催眠状态的时候感觉大腿上有抽空的感觉,跟我现在工作的时候,从高空坐高速电梯下来的感觉是一样的。但是我没有恐高症啊。”

“是啊,你怎么可能会有恐高症呢,从天上掉来来都没有摔死,怎么会有恐高症呢?”个案笑了起来。

后来个案又看到自己在一个小巷里,石板的路面,两边是房子,有一些人在卖东西,而自己是一个推独轮车的车夫,那个独轮车是木头的,轮子也是木头的,所以推起来很重,不方便,那一世他是靠着推独轮车生活的,天气很炎热,在别人的房檐下面乘凉,那个时代的房子,有的是飞檐的,有的是平的,自己蜷缩在车里睡觉,一天没有接到什么工作,所以感觉很困顿,因为挣得太少了,还要养家。

住的地方跟平常找活的地方离得很近,走进屋看到一个女人,有点胖,是自己的老婆,今生没有再见到过这个人,她看到他回来以后就去做饭,他去阁楼上休息,阁楼是木质的。躺在床上觉得很辛苦,因为一天没有赚到钱,吃饭的时候在桌子上只看到米饭,和一碟咸菜,那一世的生活很无聊,每天就这样等活,帮人家拉东西,挣不到钱,还要养家,所以累得要命,跟今生的感觉一样,很困顿,总是觉得生活很无聊,每天疲于奔命,很努力地挣钱,却也挣不到钱,总是这样的辛苦,想做的事情总也做不到,后来,在那一世,他得了肺病。

得肺病了以后因为没有钱治病,所以就这样挺着,后来有一个郎中来看病,他说:“太晚了,治不了了。”

“我听了他的话,也没觉得怎么样,我知道我要死了,大概过了两个月,我就死了。死的时候咳得很厉害,喘不过来气,今生也经常觉得胸闷上不来气,很辛苦,那一世太累了,非常累,所以今生也常觉得太累了,很疲倦……”

“死了以后,你看看自己是怎么离开身体的。”

“飘起来的,我一直向上飘,一直向上飘,房屋的天棚也不能挡住我,我一直飘上去……”

“先回来,回到你当时的身体上,观想光照亮你的身体,把你身体上的病苦融化在光里,让光把那一世病苦的记忆和所有的疲惫全部带走……”

“我看到佛光!有阿弥陀佛,还有观音菩萨,他们两个离得很近,还有大势至菩萨,他们都来了,他们的佛光照着我。我跪下来磕头,但是他们没有来接我走……因为我那一世不学佛,不信佛,我死的时候也没有念佛号,所以他们没有接我走!”

下午,再进行催眠的时候,个案很快看到自己是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居士,身上背着一个布包,上面绣着花,是学佛的人常用的那种背包,背包里面有一串念珠,深色的,看到去象是菩提子,背包里面还有一本经书,是【无量寿经】,还有一把扇子,在那一世,个案偶尔以卖扇子为生,穿的衣服看上去离现在不是很远,感觉跟现代很接近,但是衣服的扣子是系在旁边的,也是灰色的裤子,穿着在东北叫做懒汉鞋的黑色布鞋。

那个男人有五、六十岁的样子。走在路上,路是踩踏出来自然形开的那种土路,两旁是水稻,走着走着看到前面有一个茅草的房子,房子外面有篱笆围起来,一个老太太在里面,是一个朝鲜族的老人,给个案端来了一碗水,碗是瓷的,印着蓝色的条纹,今生也见到过这个她,她还是朝鲜族,是一个老邻居,而且个案小的时候很喜欢个案,经常会逗个案玩。

个案感觉自己在那一世离开的时候冲那个老人笑笑,因为她是朝鲜族,在那一世个案还是汉族,所以语言不通,只能笑一笑,表示感谢。

后来,个案来到了一个庙里,在庙里看到一个法师在念经,在今生也见过这个人,并且这个人在今生也是半路出家的僧人。后来个案开始拜佛,然后坐下来念经,才念了半部【无量寿经】就停了下来。因为觉得实在是没有信心。也觉得没有希望在那一生成就,心里面是灰心失望的,回到自己的住处,是在一个山坳里,只有自己一个人住在那里。

一个人住在那里的时候觉得很清静,很自在,有的时候就出去卖扇子,也挣不到什么钱,生活很清苦,但是也没有什么大的烦恼,那一世没有家人,也没有儿女,父母也不在了,只有一个人。

有一天晚上,来了一个贼人,穿着黑色的衣服,眼睛贼溜溜的,进屋里来偷东西。

“被我发现了,我就跟他搏斗,后来他一刀捅在了我的脖子上,然后他就跑了。然后,我就觉得脖子漏气了,鼻子虽然在喘气,但是脖子上好象也还有气在往外出,大概四个小时以后,我就死了。我感觉自己飘了起来,一直飘,我飘到那个常去的庙里,在外面盘旋,那个和尚也念佛,但是他是默念的,所以我听不到,也跟不上,没有办法念佛,他也念经,但是声音太小了,我根本就听不到,我就一直在那里盘旋,盘旋了没有多久,我又回到我住的地方,看到我的肉身躺在床上,后来来了一个人,帮我把我的肉身拉走了,也不知道拉到哪里去了,我就继续飘,再后来,我看到一个小庙一样的地方,不太大,就住了下了,是土地庙,偶尔有人来供香火,有人供香火我就受用,为了感谢他们,我就在附近转悠,遇到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,比方说要摔跟头了,我就扶一下,不让他们跌倒,这样过了一段时间,土地公公回来了,把我撵走了。”

“他跟人差不多高的样子吧,留着白胡子,手里挎着一个篮子,篮子里面有苹果,他撵我走,我不恨他,本来就是人家的房子嘛,所以我就走了,继续飘……”

“后来来到了水田里,坐在边上,觉得很苦,很孤独,而且很冷,看到了一个鬼魂,他跟我一样,他也看到了我,互相看一样,各不相干,各走各的路,我还是坐在那里,觉得很冷,远处还看到一些跟我一样,他们在找吃的,他们很饿,找到吃的也吃不到,只有很少的东西是可以吃的,而且也吃不饱,太少了,只有那些把食物拿出来供养的才可以吃得到,有的人家把米饭啊,水果啊会撒出来一些供养,这样就可以吃,但是太少了,根本吃不饱,然后他们就进屋里去找吃的,看到桌子上有苹果,但是拿不到,一拿就是空的,虽然能够闻到味道,但是就是吃不到,所以很饿很饿,可是我不饿,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不象他们那样到处找吃的。”

“他们可以随便进入人家吗?护法呢?”

“这些人家没有护法的,这些人家可以随便进,没有人管,他们都是随便进,到处找吃的,但是找到了还是吃不到。因为那不是供养的,所以就吃不到……

有护法的一般都是大户人家,那些人家里很亮,放着金色的光,他们的身上也放着光,放着光的地方我们是进不去的。也不敢进,因为有护法在,护法的样子很象韦陀菩萨,手里拿的是杵,一靠近的时候就用杵指着,不让我们进入,他有的时候是在天上,院子上空,有的时候是在下面。

这些有护法的人家可能都是供佛的,或做善事的。所以家里就有护法保佑他们,让我们不敢进去。那些其他的没有护法的都是很穷苦的人家,他们可能也不做什么善事,也不学佛……”

个案看到的景象并不能以偏盖全,并不是所有的穷苦人家都没有护法,只要人心向善,只要虔诚修行诸佛菩萨一定护佑,不论贫富一概同仁。而且在个案清醒的时候,与之讨论当时的情景,大概是在四、五十年代,在那个年代真正学佛,信佛的人很少,所以看到这样的景象也是正常现象。

“后来,我就继续飘着,”个案说。“然后就看到一只兔子,是野兔,它生了一窝小崽,我就是其中的一只,白色的。”

“回到你投胎做兔子子前,你看到了什么,怎么会投胎做兔子呢?”

“我没看到什么,只是看到一对兔子,其中有一只是母兔,然后看到有一个窝,她生了一窝小兔子,然后我就感觉自己被吸了过去,然后我就变成了兔子,是一只白色的兔子……”

“再回去你被人捅了一刀在脖子上的时候,看看那个人为什么会捅一刀在你脖子上,回到前世,找到这个原因。”

“我是一个强盗,在山上,劫了他,他还是个男人,长得瘦瘦的,我拦住了路,把他劫住,看到他背了一个包,我跟他要钱,他不给,我就给了他一刀,抹在了他的脖子上,然后他就倒下了,跟我那一世脖子上被捅一刀的感觉很象,也是那样死的,所以后来我也被他捅了一刀。那一世还伤了很多人,但是杀的人并不多,还有一个女人,也被我杀了,这两个人今生都没有再遇到。”

“你觉得那一世做强盗跟你后来两世的穷苦,和你今生的不如意有没有关系?”

“有关系,因为那一世抢了别人的财务,享受了不该享受的东西,所以后面的两世都生活很穷苦,怎么努力也挣不到钱,而且今生也还是这样,不管怎么努力,想尽一切办法,包括升职啊什么的,都不顺利,总是也赚不到钱。象现在四十岁了,还是没有钱买到房子,生活还是这样飘泊,都是跟那一世做强盗做恶有关,看来因果真是通三世啊!”

在引导个案忏悔的过程中,个案发自内心地忏悔,清醒时候仍旧表示,整个催眠过程中忏悔是非常清晰,而且非常动情的,眼泪不自觉地就流了下来,是真正的忏悔。

 

相关评论

文殊师利勇猛智   普贤慧行亦复然   我今回向诸善根   为得普贤殊胜行   愿我离欲命终时   尽除一切诸障碍   面见彼佛阿弥陀   即得往生安乐刹   

京ICP备2001656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