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其他大德

律航法师:六道轮回是否可信,凭据是什么?

时间:2013/9/14 7:01:05   作者:律航法师   来源:学佛社区网   阅读:756   评论:0
     问:照佛教上讲,此生若不了生脱死,死后就要入六道中轮回,生了再死,死了再生,生死死生永无休止,究竟轮回六道之说,有什么凭据?果真可信么?

  答:我们身体有败坏,性灵没有败坏。譬如五谷吧,根叶虽枯,其子落地,向春复生,六道轮回,亦复如是。究竟六道是什么呢?即天、人、阿修罗、畜生、饿鬼、地狱,六法界是。(法界者,约胜义言,放之则遍满虚空无所不包,近之即人人当前一念之心性)。约浅近言,在此处可作类字解。畜生以下,名叫三涂,加上修罗,名叫四恶趣。人为什么转入四恶趣呢?若嗔恨傲慢,就感受修罗趣;若愚痴不信因果,就感受畜生趣;若悭贪不舍,就感受饿鬼趣;若五逆十恶就感受地狱趣。修罗一道,也属恶趣者,以修罗有天福,无天德故。天人二道,名叫善道,胜于他道。人道以前生修持五戒而得生,乐少苦多,人人自想可知;纵有修行的人,多不发大心,福报一尽,仍堕三涂。天道以修十善及诸禅定所致,感报受乐,乐极不暇修行,福尽也还堕落。所以人们欲免六道轮回,当求生净土,则情欲灭而本性现,业障尽而感报空,既无轮回之因,自不受轮回之果了。

  轮回六道之说,虽然倡自佛教,而儒者也多主张此说:例如贾谊说:“千变万化,未始有极,忽然为人。”魏伯起说:“三世神识不灭。”张子厚说:“知死之不亡,可与言性。”以上三说皆是也。缘以生死之名,从肉躯得,非从心性得。若以佛说疑为无据,则《左传》和《史记》上明载伯鲧为熊、如意为犬、郑人相惊以伯有、彭生报怨于齐襄,种种事迹皆在汉明帝以前,时佛法未传到东夏,而轮回之理,已大著于天下。

  或谓轮回之理,既为中国固有,孔子为什么不说呢?殊不知孔子言之已详,人自不察耳。《易经》上说:“精气为物,游魂为变,是故知鬼神之情状。”“精气”是就受生后说,“游魂”是就入胎前说,知其情状,则轮回之说明了。又《中庸》上说:“诚者物之终始”,不言始终,而言终始,正见循环无端,并非断灭。可惜后世儒者见不及此,或疑精气为物,游魂为变,只论其理,不信其事。若谓实有轮回之事,则诋近于妄诞。殊不知《二十五史》中所载三世轮回事,如羊祜前身为李氏子、梁元帝前身为眇目僧、范祖禹前身为邓禹、郭祥正前身为李太白、夏原吉前身为牛僧孺,如此之类,数说不尽。

  现在归纳为三点,方知轮回之说,大有益于社会人心:

(一)人惟不知有后世,所以屈指将来,尝叹光阴无几。苟知肉体虽死,而真性不灭,即悟当身寿数原来地久天长,是易短命为长寿者,此轮回说之利益一也。

(二)人惟不知有前生,故见帝王将相,自惭藐小。苟知真性一昧,便入六道,天人四趣,互为高下,则大富豪贵之途,我夙世悉皆经历,是等贫贱于富贵者,此轮回说之利益二也。

(三)人惟不知有前生后世,所以见善人得祸,恶人得福,如颜回短命、盗跖善终等,便谓天道难凭,苟知今生所受之祸福,乃前生所作善恶之果报,今生所作之善恶,又为来生所受祸福之因种,则知因果通于三世,福善祸淫,毫发不差,是转愚痴为智慧者,此轮回说之利益三也。

六道轮回之说:既有历史为凭据,又为经典所证明,还会有不思了脱生死之人吗?还尚有自甘沦堕之人吗?还尚有不愿往生净土,亲见弥陀,蒙佛授记,一生成佛之人吗(从此超凡入圣,不再经受任何丝毫苦难)?则皈依三宝忆佛念佛,安敢迟疑不决呀!

   【律航法师(1887~1960年)】
    释律航 法名宗净,号西衲,字律航。俗家姓黄,名胪初,安徽毫县人,清光绪十三年(一八八七年)三月二十一日出生。
  律航生在毫县农村,祖上数代都是务农为业,所以他也具有农村人朴质敦厚的性格。后来他虽然居高位,领师干,但朴质敦厚的性格终身不改。他九岁从塾师就读,由四书五经而八股文。十八岁进学,中了秀才。他父母希望他由科举这条路上中举人、成进士,光宗耀祖。不意第二年(光绪三十一年),清廷废科举,立学校,科举之路到此就断了,他不得已弃举子业,负笈颖州府,考入清颖中学,未几转学到设于安庆的省立优级师范学校。二十一岁时,奉父母之命与张氏成婚,婚后仍继续在师范就读。
  律航在省城数年,见识日广,感于清廷积弱不振,帝国主义交相逼迫,国脉民命岌岌可危,想到“百无一用是书生”,慨然有“弃文就武”之志,乃于光绪一九〇八年,考入保定陆军速成学堂肄业。
  速成学堂的全名是“通国陆军速成学堂”,创立于光绪一九〇六年,是清廷为训练新军基层干部所设立的全国性军官学校,民国时代统兵的高级将领,出身于此校的为数颇多。律航于宣统末年毕业,分发江南新军服务,在军中也参加了革命团体。辛亥革命之际,他参加了光复南京浦口之役。
  革命成功,民国肇建。一九一五年,他考入陆军大学第一期深造。毕业后在军中历任团、旅、师长、参谋长、副军长、代军长等职。一九二八年,年四十二岁,晋升陆军中将。
  一九三七年,抗日战争之前,律航在山西任太原防空司令,兼全省防空司令。他对于太原防空工事之构筑,坚固实用,费少而功倍,中央曾令各省派员赴太原观摩,而他处终不能及,以此深为山西省主席阎锡山所倚重。抗日战争开始,阎锡山出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,委请律航担任第二战区驻陕办事处处长,负责第二战区全军补给重任。律航责任心重,粮饷一到,即亲自监督装车出发,不得延误。当时币值日贬,稍事活动即可致富,而他涓滴不染。一九四五年,抗战胜利,他由第二战区驻陕办事处处长改调驻北平办事处处长,后来战区撤销,他调任军委会中将高参。一九四八年,来到台湾。
  律航的入佛因缘,始于一九三七年。那年他五十一岁,在西安任职,忽患眼疾,匝月不能视物。他病中默思宇宙人生两大问题,究始要终,不得要领。正在迷惑烦恼间,他的朋友温起凡来访,律航请他决疑,起凡告诉他说:“这是佛学问题。”并为他略说佛法大要。律航初闻佛法,至感惊奇。温起凡以后陆续送佛经给他看,他由此起信,钦慕日深。第二年,他在温起凡和朱子桥(庆澜)两位居士介绍下,皈依西安大兴善寺心道法师,成为三宝弟子。他由此亲近在陕西弘法的朗照法师和佛门耆宿康寄遥老居士,并由康老居士处借得碛砂藏《大般若经》六百卷,两年阅竟。五十五岁时,他受在家菩萨戒,发愿茹素。
  一九四六年,他在北平亲近夏莲居居士,听夏讲《无量寿经》,并参加佛七数次。翌年到上海,亲近圆瑛法师,在圆明讲堂听守培法师讲《大乘起信论》。并到宁波礼阿育王塔,瞻佛舍利。
  一九四八年春天,律航来到台湾。是年秋天,在南洋弘法的慈航法师,应中坜圆光寺之请,来台主持佛学院。在欢迎会上,律航见到小他八岁的慈航,二人相见如故,恍有宿缘。慈航即邀约律航伴随,遍访台北、基隆诸大名刹。律航就皈依了慈航,随同慈航住在中坜圆光寺,并在佛学院讲授国文。翌年四月八日佛诞节,律航依慈航正式剃度,成了一位六十三岁的老沙弥。三年后,他到火山大仙寺受具足戒时,已是六十六岁的高龄了。
  一九四九年七月,台湾发生“教难”,有人告密大陆来台僧侣中潜有“匪谍”,于是大陆僧人星云、慈航等二十余人被治安机关拘捕,刚出家三个多月的律航也遭到池鱼之殃,被关在拘留所中。所幸他念佛多年,修持有素,在拘留所中照常诵经念佛,不忧不惧。后来由李子宽、孙清扬居士及立法委员董正之、监察委员丁俊生等奔走营救,被拘之人始全部脱难。当他恢复自由后,画家吕佛庭居士到他俗家去探视他,律航心平气和的说:“这次教难,虽极不幸,但这是大家业力所感,我不怨天,不尤人,今后更要多念佛,认真修行。”
  一九五〇年春,律航离开桃园县中坜市圆光寺,到苗栗县大湖法云寺,协助妙果老和尚重修大殿。是年十月,回到台北县汐止的弥勒内院亲近慈航法师,并掩关百日,专修般若念佛三昧。一九五二年,他随侍慈航及甘珠活佛,环岛弘化,足迹遍各县市。是年夏天,他到大湖法云寺二度掩百日关。一九五三年,他应台中市北屯慈善寺大众之请,出任慈善寺住持。他在寺中专诵净土三经,诵至声嘶力竭,自觉法喜充满。平日不拘行住坐卧,佛号不离口,念珠不离手,出外旅行时,于车声隆隆中大声念佛,虽有人投以惊奇眼光,而他念佛自若。
  他念佛用摄心记数法,即以三、三、四合而为十,逢十进数,口念佛号,耳听佛音,记数于心,初三声注左耳,次三声注右耳,再四声两耳合闻,共为十声。又左右耳各记三十声,两耳合记四十声,共为一百。以此类推,得其传者,咸称绝妙。他以晚年出家,不谙梵呗,于朝暮课诵,在旁殿自修,不随众上殿,恐扰众人也。
  律航晚年在台中,与佛教莲社导师李雪庐(炳南)、佛学家蔡念生(运辰)、画家吕佛庭诸居士时有往还。一九六〇年春,他命弟子广化接任慈善寺住持,自己退居静修,预积往生资粮。他语广化曰:“吾老矣!西归之日,谅不甚远。”是年夏历六月初,他自知往生期近,不问外缘,专心念佛。初七日,嘱咐后事,立遗嘱。十一日,自行沐浴毕,披南传袈裟,穿新鞋袜,预备往生。徒众闻知,纷来叩安,并助念佛。下午五时许,有送修地藏殿木料者至,他命广化扶持一睹(修地藏殿是他未了的心愿),行进间语广化曰:“我这一生太幸运啦,晚年出家,有你们这些道友招呼我,为我念佛助往生,谢谢你们啦!我幸而出了家,若不出家,这时为妻儿子女啼哭纠缠,怎能一心念佛呢?不得一心,又怎能往生?”
  行至木料处环视一遍,在客堂坐数分钟,独自回寮。未几曰:“请广化来。”广化趋至,见师有异状,问曰:“是否时候到了?”师点头,广化乃鸣钟集众,曰:“大家念佛,助师父往生。”师亦随众念佛,初紧而急,渐模糊不清,数分钟间,在念佛声中安详往生。世寿七十四岁,僧腊十一年。三日后荼毗,获舍利数百粒,大者如豆,小者如米,多呈灰色,少数发光透亮,有此瑞征,可为念佛生西之证。
  追思之日,国画大师吕佛庭挽以联曰:
  半生戎马,奋战强寇,挥泪解甲渡东海,
  廿载弥陀,降伏魔军,含笑撒手归西方。
  
(于凌波著)(根据网上资料编辑)


标签:律航法师 
相关评论

文殊师利勇猛智   普贤慧行亦复然   我今回向诸善根   为得普贤殊胜行   愿我离欲命终时   尽除一切诸障碍   面见彼佛阿弥陀   即得往生安乐刹   

京ICP备2001656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