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综合文摘

年不惑: 幡然醒悟学佛是人生之本

时间:2013/10/14 6:23:43   作者:学佛者   来源:学佛社区网   阅读:811   评论:1
 

《净土》杂志  文/子 午

人说中年不惑,为啥不惑?幡然醒悟学佛是人生之本,念佛可达解脱彼岸。醒悟之后,可就再不敢懈怠啦,理由如下:

一、中年信佛 你瞧瞧人家少年出家,顶多拖至弱冠。咱可好,40出头方皈依三宝。佛门培养人才大都要求40岁以下(佛学院招生要求年龄不超过25岁或30岁),可见40以后开始修道,晚一步。

二、女身 西园寺戒幢佛学研究所只招男众。皈依三宝的时候,男众站前,女众排后。佛教歧视妇女?不,男女平等,自性平等,因业障差异,报身分男女。女身比男身业障重,得多修五百世。虽然没闹明白这五百世到底相当于娑婆世界多长时间,但要比男众多修,不容置疑。

三、小学生 咱学佛前三年以读书为主,几乎没有实证。念佛是真正走上解脱生死之路,但以前都散心念佛,想起来念念,否则妄想联翩。好比前三年都在读预备班,皈依意味着入学,下决心每天12小时念佛后,才上小学一年级。

四、本钱少 周围没有学佛道友,独苗一根,兼应付人们疑惑的目光。记性差,只会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六字洪名,大悲咒等一律读不来,诵经读错字。这般愚笨,唉,除了念佛还能做什么!所幸净土法门三根普被,利钝全收,阿弥陀佛大悲愿力不舍任一众生。也所幸自己宿世结过点佛缘,老师无私奉献,免费教导,咱有望脱贫解困。有人不急,踱着方步。念佛嘛,只在一念间。不急的人,都是有本钱的。咱不行,再不修下辈子下下辈子就全完了,披毛戴角有份。

如果和我一样40多岁,快修;如果和我一样为女身,快修;如果和我一样愚笨,快修。如救头然!用功,用苦功,没有优势可依怙。

咋个修法?公司家里每天两点一线,咱先白天在公司里修。

一、不偷盗

我昔所造诸恶业,皆由无始贪瞋痴,

从身语意之所生,一切我今皆忏悔。

五戒之一是不偷盗,回想自己在办公室的行为,谁没偷盗过呢?受五戒以来,手机充电必等回到家后,白天私人电话一律用自己的手机打。电脑也大都用于工作,尽量不因私上网,不因私使用传真、复印机等办公设备。本子、笔等办公用品都是公司所购,有时候用于工作或用于私务很难分开,于是利用职务之便,不时地自掏腰包买些办公用品充公,作为私下动用公司财物的补偿。

过往的偷盗、挪用如何处理?粗粗估算了一下在公司这几年里可能盗用公司物品的金额(例如手机充电、打私人电话、复印私人材料、把笔或本子等物品拿回家等),利用为公司采购物品的机会,陆续自己支付一部分款项。到今天为止,已经全部抵消,偿清欠债。不小心碰坏了复印机的输纸盘,重新配了个新的。有些事情需要自觉赔偿。

戒律是戒自己的,在公司方面尽量做到公私分明,减少贪欲和私心,不能像过去那样,只把东西从公司拿回家,而不肯把自家东西拿到公司。

二、拎水桶(即赚西方钱) 办公室饮用桶装水,一桶水大约20来斤。本公司女少男多,但这桶水呢,多数由咱换。一方面经常关心换水的问题,另一方面也拎得动(公司其他女性搬不动)。学佛初期,虽然每次主动换水桶,但心里免不了犯嘀咕:这么多男人都不肯动一动,即便有时候其他女同事请他们帮忙,也没男人主动上前。更有邪门的,某男人进公司数年,竟然每次遇到水喝完都叫其他人换水,而他从来不动一下手指头。

去年5月去西园寺跪多了之后,觉得腰不行了,稍微累着点,就隐隐作痛,拎水时非常吃力。于是在办公室声明,请其他人多帮忙。起初某男士逢叫必到,后来见其他人稳坐如泰山,装做没听见似的,他便千呼万唤也不出来了。无奈呀,咬牙再搬,求人不如求己。原本腰是痛的,第二天早课后,奇怪,它不痛了,大概是佛菩萨加持吧。现在回到从前,咱来换水,办公室恢复了以往的宁静,大家不再为谁来换水而烦恼。咱呢,当它是消业障,赚西方钱,越换水越开心!

广钦老和尚说:“打击我们的,你以为他是坏人,但是在修道来讲,是有帮助的,内心要感谢他。那是西方钱,你不会赚,反而跑去哭。”“做事不要计较,看到没做好的,捡起来做,做事功德是自己的。如果讲别人,那就是又造口业了。做事情不是替谁做的,是为消自己的业障而做。”“修行要人家愈不认识,愈好修。”

三、坐马桶 咱有点小洁癖,上厕所只肯坐四五星级酒店的马桶或备有马桶垫纸的,其他马桶呢?不坐。为此练就了半蹲半站的绝技。为啥?嫌脏。万不得已,把卷筒纸围成圈,垫在马桶上,将就着坐坐。咱现在学着坐马桶了,首先是公司的马桶。就当同事都是一家人,有什么不肯坐的!坐,且不垫卷筒纸。想想为何自家马桶不嫌脏、不怕生病啊?究竟还是分别业识在作怪。

四、捡瓶子 下班后乘公交车回家,轮到将下车,就在车门口,一个饮料瓶或是一袋垃圾随车门的开关,移来移去。垃圾桶就在旁边,愣是没人肯屈尊蹲一下身子。

第一次,思想斗争,先装作没看见,脑子里却在激烈辩论:拣起来嘛,不就是一个瓶子,两秒钟的事情!但又想,如果别人讽刺、嘲笑怎么办?斗争了几番,终于在临到站前,俯身拣起,或放到旁边的垃圾桶内,或下车后找个垃圾桶丢进去。只有这样做了以后,才不会耿耿于怀。这个修什么?我们太在乎这个身子,觉得尊贵,不肯屈尊。如果是自己扔的瓶子,拣起来就没这么多顾虑了。那就把垃圾当作是自己丢下的,捡起来,挺正常,去掉人我区别。

五、拎垃圾袋 咱家住在老式高层住宅楼里,每天早晨下楼习惯走消防楼梯,不乘电梯。垃圾房设在大楼外,住户倒垃圾必须跑下楼,再走10米路。不知谁家的垃圾袋,老是放在消防楼道中或大楼底层台阶上。以前匆匆经过,常有随手将这些垃圾袋拎起来丢进垃圾房的念头。念头归念头,没做过。

第一次,思想斗争,嫌脏,不晓得里面装的啥东西。转念想,就当作是自家的垃圾吧。想了半天,勉强拎起来,仍嫌脏,边拎边讨厌。

慢慢地,感觉拎得很自然,思想斗争越来越少,就当作是自己家人刚丢出来的。后来,看到就拎,拎起就走。太多了拎不动,就随它去,拎一个少一个。拎垃圾袋不是目的,在于去掉人我分别业识。为什么自家垃圾不嫌脏,别人家垃圾就嫌脏?有个自家与人家的分别思想在。

六、牙秽 分别业识的典型事例就是牙秽。食物吃进嘴巴,美味佳肴,塞进牙逢后,美味即刻摇身变成牙秽。脏,不能再咽下喉咙,非一吐为快。仔细想想,这食物是何时变脏的?它没有离开过嘴巴,没接触过脏空气、脏东西,怎么就不能再吃下去了呢?原来是我们的分别心在起作用。同样的东西,吃进去,心认它很清洁,经过牙齿缝,心认为它很肮脏,这有道理吗?没道理。如果因难以消化,把它吐出来,似乎有些个道理。假如塞进牙缝的,都判定为不容易消化,理由不充分。

广钦老和尚说:“念佛才能了生死,对于耳闻、眼见、鼻嗅、舌味、身触、意念等,不去分别挂碍,则能得到解脱,这才是修行的意思。”

七、轻装前行 得空将家里不常用的东西列了个清单。哈,结婚多年东西可真多:榨汁机、三明治炉、电饭锅、焖烧锅、旧手机、旧电脑、压蒜器、VCD、热水瓶、世嘉游戏机、木吉他,等等。买的时候心血来潮,买来后很少用,有的干脆一次没用过,至今保持“处女之身”。

同事把家里的旧物挂在网上,换些小钱。咱也心动,爬进网里出售二手货。有人要手机,老公在马路边等了半小时,那人没来,后来说,路上出了事故,来不了。有人要热水瓶,我在地铁站足足等了近一个小时,总算交易成功。回头想来,实在不划算,大把时间花掉,换来几个小钱。唉,索性删除全部网上信息,罢手。

心里只剩下一句感叹:被物所累!闹不明白为什么家里会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。生活很简单,我们却弄得很复杂,被一大堆物件围绕着,仿佛离开这些个东西就活不成。老年人喜欢存东西,什么都舍不得扔,将两房一厅视作城堡。我们将来也这样?我把自己的衣服处理掉一半,上面清单里的物品正想办法送人,只要有人要,管他熟人陌生人。

我们把对这个世界的依恋细化为房子、票子、车子、娘子、孩子等,心怎得轻松?寸步难行啊!物品摇身一变做了主人,我们成为物品的奴隶,为它们活着,为它们奔忙。物品没了,心里空得发慌。物品坏了,要修理。有些东西几年用不了一次,不如没有。渐渐地,物品叠压在我的胸口,喘不过气来。只有扔掉,才能呼吸。

通过对个人生活的“武装暴动”,晚知晚觉的我终于腾出轻盈的心——念佛,好似觉得佛从无量劫来一直在我心内结跏趺坐!


标签:不惑 醒悟 是人 人生 之本 
相关评论

文殊师利勇猛智   普贤慧行亦复然   我今回向诸善根   为得普贤殊胜行   愿我离欲命终时   尽除一切诸障碍   面见彼佛阿弥陀   即得往生安乐刹   

京ICP备2001656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