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佛教问答

关于佛与魔的问答

时间:2013/11/14 8:07:12   作者:学佛者   来源:学佛社区网   阅读:944   评论:0
 

1,佛道与魔道都是通往真理方向的道路,而魔说的道理最迷惑人,断人慧命。佛陀的说教却可以引导人找到自性的光明。如果都一样不去分别不是很容易被魔说的话带入迷惑虚妄中吗?

答:佛魔“性”空,因“心”而起;是法平等,无有高下;因为心法皆空,因“觉性”而现,“觉性”即苦,是名“法我皆空”;诸相空相,皆是“心识”所化,执着“佛相”心有所得,即是“魔”得;心无所染,清净自意,“魔相”中无碍顺遂,性空无住即是“诸佛”。

佛与魔,不在相上分别,而是“心”上区别,有“我、人、众生、寿者”四相者,必有所得,一切建立在“我执”之上的获得,皆是“心”之所得,而心本无心,因幻成心,相本非相,因果相续而现相,建立在虚幻妄想之上的获得成就,即是建立在业障因果之上的“业尘”,是因果轮报的体现,所谓的成就,即是“习气妄想”聚合成境,即是因缘聚合轮转之“业果”。

所谓的魔王,是修行者认定虚妄的业尘因果幻境为实有,从而升起“二元对立”,善与恶,高与低,对与错,神与人,佛与魔,妄心攀缘幻境,业障流转,形成新的因缘果报,即是入魔,断人解脱虚妄根本的慧命,视为对于渴望解脱者最深刻的伤害。外道不仅仅是针对佛教以外的学说,而是不如法,着相修行,着四相,攀缘业尘,不解如来实意的修行法,皆是外道。所以佛门之中依旧有外道魔法。离心修行,渴望福报的修法皆是魔法,任何有所获得的法,皆是不究竟圆满的二乘法。大日如来说,“除一真法界,寂灭实地外,一切法皆名为魔”。

魔所说法,核心必定是“我”。建立在“我之上的获得”,即是魔得,无论修行者心中如何升起诸种觉受,神通大显,皆是因心意攀缘,招来精灵、魔怪附体,从而显现诸种神迹,以此迷惑众生,断人正知见,毁灭众生解脱根性。正法修行,一定是解脱、清净、无我、离相,而非神通异能,而非自我欲望的满足,因解脱心意获得成就的妄想业尘境界,自性无所染着故,所以“性空觉明”,从而体现无生无灭的自性“明觉性光”。

正法修行以“无所得,有所灭”,“一切圣贤皆因无为法而区别”,是清净离相,无我利他为目的;而魔说法,定是“四相”具足,贡高我慢,沾沾自喜,好大喜功,夸夸其谈,自我吹捧,语言中充满贪嗔痴慢,以功能、神通、人间的富贵、权利作为衡定修行者的标准,以自我获得成就为终极的目的。这样的修行,最终成就的是地狱中万劫不复的“恶果”,因心所攀缘业尘,业境聚合,终将体现被心业束缚的果报,此乃魔法之害。

如何分别佛法魔法?------诸行无常,诸法无我,寂静涅,离相,无我,心内求法,法我皆空,即是正法解脱。

2,魔的知见与佛陀的知见最大的不同是什么?

答:魔知见是“有我,有法,有所得,宇宙众生皆由我造就,众生生死皆是我成就”,众生等级森严,心量贡高我慢,思维语言中充斥二元对立;佛陀知见是“宇宙因缘和合而生,诸法性空,诸相非相,众生自性平等,佛与众生无二,离一切相即名诸佛。”佛讲法即是“非法”,是法性空,佛不与魔相对,佛法与苍穹宇宙,世界众生同体,随顺世间诸相,周遍因果生灭,遍随诸法因缘;

魔法也是因缘而现的“空相”,在离一切相是名诸佛的清净寂灭海,魔王也是护法,性空与如来无二;正法不染“相对立”的境界,一切境界皆是因心所化,因果妄想聚合,犹如镜花水月般,实无自性可言。一切魔法、佛法的实质,皆是“如来”,实无“如来”,随顺诸相因果,假名“如来”,不生不灭,不来不去,不垢不净,离过去未来,“空”此刻当下,周遍因缘和合,充满众生诸相“见闻觉知”却清净如如,是“正等正觉”。

3,修行过程中的人魔侵入心肺,所谈的理和已成就魔王所谈的理?不同在哪?

答:魔侵入肺腑,此人必口出“大妄语”,言“我证得”一切智慧,“我开创”宇宙苍穹,“我是宇宙众生的源头”,因为有“我相”,必定不明了“诸相性空”,宇宙万物,众生世界皆是“因缘和合的产物”,即入“业尘流转”,升起“因缘果报”,一切境界皆是“习气妄想”聚合而成,实乃魔境恶果,当因缘束缚中,果报流转兑现,魔众皆因追随妄语者,造下毁法谤佛的罪业,而入黑暗无明,永无终尽之轮回。

所谓“成就”的魔王,已破“色、受、想、行”阴,因“觉性”执着心相而“现”宇宙,束缚在“识性”境界,“阿赖耶识”如“圆镜”般“洞照”宇宙众生,离“我人众生寿者”四相,却“贪执”法,空,无量,无尽,无边之“浩瀚”,从而升起“宇宙本源”之妄想,从而以智慧相神通相、欲望、贪婪,控制众生之“我执”。但是此心“不染”欲望诸相,不攀缘欲望境界,根性属于大菩萨,一念转机,诸相皆空,即能入“无生法忍”,清净法流,照见“法我皆空”之自性。成就的大魔王,一般都是大菩萨“化身”而现,因众生无明妄想,心地迷失于“尘业因果”聚合而现“魔境”,是众生因缘而现的一种“境界”。

魔王非实有,实乃众生业障攀缘而现的“共业境界”,也是众生的心灵习气、欲望因果之体现。可是佛法无边,正法没有敌人,没有对立面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只因正法清净不落因缘,因“无生”故,所以“不灭”,因“无所得”故,所以“无染无碍”;魔法本质性空,因众生心意攀缘,欲望因果而现,心意除灭,魔法即是“清净圆觉”。

4,以什么标准来区别是已有一定成就的魔王,还是魔侵入心肺之人的魔说?

答:魔侵入心肺之人的魔说,有明显的“自我”显示心、妒忌心、索取获得心,贡高我慢,欲望深重,所说“法理”漏洞百出,前后矛盾,而且心量狭隘,贪嗔痴慢疑充满心地,受不得任何人的怀疑、质疑,若听闻“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”清净涅的法理,心生怨恨;若听闻“诸行无常,诸法无我,寂静涅”的正法,必口出恶言。因为要维护建立在“我相”之上的获得,满足人性的欲望、虚荣、贪婪、欲望,定要不择手段打压正法;因为不明白“诸法性空,诸相非相”的无生自性,所以陷入“分别二见”的对比轮回,被因缘相续之“业障”蒙蔽带动,渴望“成就”,从而心生“恐惧”。

而“魔王”,已经离“色、受、想、行”阴,自我的“觉受”很清淡,不受“色尘、感受、体验、境界”之束缚,却因“知见”不正,陷入“识性”所幻化而成的“智慧觉悟”中,深信不疑此乃“魔王”之成就。因为他认定宇宙、众生、万法、轮回、神通、光明、智慧、觉悟,皆是“实有”,从而升起“高低、广奥、内外、明暗、众生、神佛”之分别,因“分别”故有对错,却不能在诸相分别,对错诸境中“了了分明,寂灭圆照”,依旧无法解脱生死根本,依旧被妄想业尘束缚在“因缘聚合,果报轮回”之中。

但是“魔王”自性已近清净,只因“觉性”攀缘幻境而被心业束缚,所以不“受”“色、受、想、行”诸种因缘业境束缚,所以在三界内,他“妄想世界”存在的时间长久,继而更加认定他所成就的就是“宇宙”的本源,宇宙众生、自然万物皆由他而“生”,他就是物质与生命,真理与光明的“源头”,却不知世界真理、光明物质,皆由“心识”所化。这就是“佛”与“魔”的根本区别。“佛”离一切相,不染一切“境”,所以不堕因果,不入轮回,随顺众生见闻觉知,清净无染,周遍宇宙生灭聚合,如如不动;而“魔王”依旧在因果束缚,轮回之中,仅仅是“妄想”成就的“世界”毁灭的时间长久一些,却永远无法解脱“因果”之束缚,因为“心”有“所得”故有所“灭”。

5,修行过程中的以魔求佛和修成魔王又如何分?

答:修行中的人,皆是以“心意”求法,初期皆是以“心意”攀缘修行相而精进,要持戒、布施、念咒、放生、读经书、做功德、禅定,这些都是世间“诸相”。若心灵依赖“诸相”,认为修行的形式即是圆满解脱的道路,即是“入魔”,因为宇宙世界、众生诸法、自然万物,皆由“心意”所现,“心与相”,皆是无始劫习气、妄想、因果之聚合体现,心本非心,因妄成心,相本非相,攀缘而相;心与相,实质“性空”,相与心,实乃“因果”。而众生自性却因“攀缘”陷入“因果”流转,无休止的“轮回”之中,如同在浩瀚无边的大海中,抓住一根“稻草”,认为这根稻草可以让人解脱生死流转,却不知这个救命稻草,也是无边苦海中,幻灭因缘“诸相”的其中一种体现。

依“幻”说“觉”,觉亦为“幻”,而真性“不依他起”,无所得,有所灭,心性除灭处,性空无住,即是“自性”现前;可是修行者的提升,是需要过程的,要除灭心地幻想,就要明了“修行”之方向-----“心内求法”,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有分别,这个“分别”是什么?即是心地“空性”境界的程度;离相,舍我,将心对于诸相的攀缘,逐渐放淡,离舍,清净自性自然展现,这就是正法修行。不是为了你“成就”金光万丈的“佛陀”,那是“妄念业障”之相续,而是“离妄即觉”,心意空尽处,空觉即明,自性“无所得”故,而“周遍一切”;自性“无所生”故,而“无所灭”;自性“寂灭”故,如如不动;自性“无所有”故,随顺万有;自性“无所染”故,诸相皆是清净刹土。

修行唯有一心,若离“心地”法门,诸法修行皆名为“魔”;若知“诸法唯心现”,外道修行亦是善法;若明了自性“性空”,无所得,无所住,无所有,无所染,无所生,无所灭,即知“心意”本空,非“实有”,非“非有”;于“一切处不起分别”,于“分别处不起妄想”,于“妄想处不起攀缘”,即见诸心非心,“因境生心”,诸相非相,“心聚成相”,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,过去未来三世,上下十方世界,皆是心所化之“相”,若心“空明”无染,明觉空性而不动,自性不落“尘境”即是解脱“分段生死”,脱离六道轮回。

若“心相皆空”,法我皆空,觉明性空,无所住“空”,即是大“般若涅”,随顺因果而无染,周遍世界却无生,是名“诸佛”。

正法修行就是解脱“心相”尘境束缚,停止“见闻觉知”攀缘六根外尘的过程,过程中对于真理、佛法、自性的体验认识,皆是“业障”之体现,犹如过河之“竹筏”。佛陀说,“法尚应舍,何况非法?”因一切法皆由心生,着法相即是着“我、人、众生、寿者”四相,不能出轮回。

若行者观心净意,不贪爱攀缘诸相,不生业尘境界,随顺因缘而不动,居红尘不生妄想,自性无染,不断妄想却“念念清净”,随顺诸相却“心无挂碍”,是“圆成自性”;若心执着“我相”,陷入修行中如何一种“体验境界”,不能自拔,沉迷所得,沾沾自喜,即是入魔;若行者在禅定中,破“五十阴魔”的境界,突破到最后的“识阴”,已经了脱“四相”诸种境界,却固守“心意”获得,即是“魔王”,不能圆证菩提,刹那间落入生灭幻想,业尘束缚。

问:密宗是魔法吗?

答:世界上有两种法门不适合大范围推广:第一是密宗,第二是禅宗。密宗很讲究传承、血统的目的,就是要求修行密宗的人必须要有上根灵性,能够心不染相,才能进行深入的离相修行。

密宗为天竺最晚期之「佛教」。相传世尊灭度后七百年时,有龙猛菩萨开铁塔,礼拜金刚萨,受学胎藏界及金刚界二大部法门,辗转传入中土及西藏。所奉经典主要有三大部:《大日经》即《大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》、《苏悉地经》、《金刚顶经》。

大日如来说:秘密主,脱离贪痴等三毒根本烦恼,认识到只有因缘和合而成的具体事物,没有超乎其上的真我鬼魂神灵等,是超越世间三妄执。如不再局限于对眼耳鼻舌身意六根,色声香味触法六境,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六界的淹留修行,就是超越三种世间之妄执,如以此为因扳除身口意三业以及由此造的一切烦恼障,消灭产生罪业的根无明种子,对世界现象产生无明、行、识、名色、六处、触、受、爱、取、有、生、老死等十二因缘认识,摆脱各宗派所持形形色色错误偏见,就是超越了三种世间三妄执。超越了此三重三妄执,出世间心产生了。此甚深道理,一切外道不能识,十方三世诸佛都说,只有此真言秘密乘才能以此认识诱进群迷,出火宅,摆脱一切错误的牢笼。

秘密主,大乘行人发平等大誓言,为法界众生行菩萨道,更进一步确立法无我性的认识,要知道任何事物和现象都没有实在的本性,包括前面所说的诸蕴性空的空。为什么呢?

如同蚕出丝无所因,自从己出自缠里,而受诸煎熬之苦。由此可知,除了众生自心之外,确实再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,所以说心自证心、心自觉心,就是本性清净的缘故;秘密主,你想想看,如果心不是处在这种清净的状态,那么它应该在某一个地方了,请你观察具有认识功用的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等内六处,是否藏在其中?当然找不到。又观察感官认识所对的客观对象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等外六处,也不可得。再观察内六处对外六处生起见、闻、嗅、味、触、思虑的六种感官认识,也找不到心在何处。秘密主,如来的正等正觉,并不是那些外道,对其所谓真我所说的那样。

秘密主,十方三世一切如来所说的教法随机而说,种种不同,但究竟同归,本无异辙,讲的无非是因根究竟三句,教菩萨大众懂得清净之菩提心,如实认识觉悟自心。秘密主,如果男女众生想要知识菩提,就应当知识自心。

如前所说,要观察千差万别的事物和现象,如呈现为颜色和形体的事物,感官所对的客观外境,发生认识功能的感觉器官,所产生的认识及作用,以及我、我所、能执、所执等主体和客体等等种类,其中分析推求都得不到心之所在,因为这一切都是从因缘中聚合而成的,都没有固有的本质特征。当这样观察的时候,就能认识到自心原来是在不生之处,而这本来不生之处,即是清净之自心。

秘密主,应该这样认识甚深缘起的大乘道理,自心证知自心的道理,如来智慧与自心实相无别无异超越至上,并安住于中的无等等的道理,其心坚固不动的道理,知极无自性心的正等觉的道理,渐次达到遍智一切的大乘生的道理。如此则拥有诸佛无量宝藏法财,具足一切如来种种神通智慧功德,上穷无尽法界,下极无量众生,其中一切心相,遍知无余。

秘密主,又如明月照在平静的水面上,映现出月亮的影像,分分明明,与悬挂在虚空中的月亮毫无差别,而用棍子搅乱,水面失去平静,月影不再映现。真言行者观察事物亦如此,佛心月轮照于众生静水心中,空月水月,佛心自心,毫无分别。而水有不平,心有障碍,月影不现,心佛不生。又如千江万水,月亦不去,水亦不来,而一月当空,普映众水。观察心佛亦如此,众生心亦不来,佛心亦不去,而以智慧杖搅之,自心佛心无有实处。

又如梦中自见种种天宫乐土,或在地狱受苦,经历千百岁,而梦醒来之后则知一无所有,此作梦因缘中求其实在,都不可得,而梦事昭然,记忆犹新。此等以一念为千万岁,一心为无量境,不是世上有智慧的人所能判断推理出来的事,也不是可以怀疑的事,唯独作梦者自己可以印证。真言行者的瑜伽之梦也是这样,出现类此情况可不能起执着之心。

秘密主,是自心寻求菩提及一切智,是自心自觉、自心自证。虽然众生自心之本性即菩提,众生与佛本无分别,法身本性常自清净,但众生不能如实自知,不明白这个道理,就是愚痴无明,而此无明便颠倒过来认识事物,这就产生了爱、恨、贪、欲等烦恼,由情感思想上的烦恼,进而引起种种行为活动,最终导致趣入轮回之道,获种种身,受种种苦,。-—《大日经.心地真言品》(密宗最上经典)

密宗修行核心,与显宗修行内涵一致,所谓佛佛不二万法性空,如同虚空因诸法因缘聚合而成的业尘彰显,杯子中的虚空,与天空虚空性质没有任何区别,仅仅因为杯子业尘聚合阻碍了虚空而现虚空相,但是杯子本身并无实有,是因缘聚合而成业境,生灭聚合间,虚空并未真的被杯子分割成为虚空,空性本身没有改变,动摇,波动,流转,只是因为众生心意攀缘杯子的名相,而现杯子之中的虚空,若知水杯此相虚妄,即知虚空本来不生,空性无得,无碍,无住,无染,是名自性如来

密宗的修行过程与显宗有差别,因为在佛教晚期,佛教徒为了生存,在印度延续佛教的教义,吸收了印度本土的宗教,“婆罗门教”中“性力派”的修行仪轨,密宗中分为不同的宗派,有的宗派修行仪轨中有男女双修,空运双乐,利用“性力”开启人体潜能;达到“性明觉空”不染诸尘的“光明地”,即身成佛。

在密宗无上瑜珈密四灌顶所用的明妃或空行母,有外、内、密三类,而内、密两种空行是更重要的。修行者要认证自性的智慧就是内、密的两种空行母,而自性之空性周遍,随顺方便就等同于内、密的两种勇父。而外空行,就是指实体的明妃。除非金刚弟子实在难以认识到自性蕴含的内、密两种明妃,在这种情况下,才必须依赖外空行(或实体明妃)。但,很多人认为所谓的明妃或者空行母,是女性,是位漂亮、美好的女孩,这种看法相当荒谬,明妃,实际上并非实相,而是自性觉性的体现。

双修方法在密宗的大乘经典《菩提道次地广论》明文记载,确实很恐怖,绝对的魔法修行。可是,如果修行者“心”不染尘境,心相双空之境界,“性力”离开了色欲尘垢的束缚,就是自性在业尘幻境中,所体现纯净的“空性明光”,纯净而强大的能量,可以在“业尘”物质层面最直接快速的破除累世“妄念”形成的业障阻隔,犹如“光明”照亮黑暗,在无明因果尘垢境界中,展现“自性”空明觉性,最终光明相与业尘相,同时寂灭,性空无得,证涅空性。

后世的大部分密宗修行,却不幸被莲花生大士的预言所“中”,成为了着相的宗教,莲花生对末法时代密法的预言:1,只是表面将法说得好,实际从来不体悟其中真意!2,将密咒变成害人的巫术。3,为了自私的利益肆意的滥用三昧耶戒。4,假借双修之名实行世间淫欲!5,表面宣称修解脱,实际沉溺于嗔怒他人.(嗔恨心重、报复心重)6,僧众迷恋吃喝玩乐喜穿俗衣.尼众无羞耻破戒体。7,将密教作为商品,投机买卖。8,将密教变为政治,满足自私的野心!

让我们理性、系统、全面地看待密宗修行,其核心思想是真正的大乘佛教的见地,离相清净,心心相印是名“密宗”;有着系统完整的修行体系,只因后世大多修行密宗的喇嘛,未曾明心见性,不知心地修行是觉悟正道,而贪婪双修之“方法仪轨”,因为我执攀缘,欲望迷惑,而利用了密宗的修行“外相”,大肆行“荒淫无耻”之事,此类众生绝非密宗得道圆满的“活佛”,而是披着袈裟,破坏佛教的魔子魔孙。

三界众生因“我执分别”二见束缚,因分别见起攀缘因果,却不知“离”我执分别见,佛魔没有分别,皆是习气因果轮转成境,是境皆空,佛魔都是解脱的道路。所以说,万法归一,归的是心,是心作佛,心佛皆空,空无所空,是名平等,空所空灭,是名涅。一切诸佛皆因离相故,佛相魔相、众生相,皆是因缘幻想,攀缘幻象即是因果束缚,习气聚合,即是生死牵绊;能止心灵觉受攀缘,能舍情感欲望分别,觉知清净处,即是明觉无染处,那就是诸佛,大菩萨身光。

第二种不宜大面积普及的修行方法,就是禅宗。禅宗是以心印心,不立文字,是要求修行者具备上上根性,大菩萨觉性才可以闻言顿悟,离一切诸相分别,直指人心。可是这种上根之人所学的利法,被很多披着袈裟的凡夫篡改成为了精神鸦片,用来打机锋、论禅话,好像学佛之人不会几句禅语就太不时髦,太没有档次了。

人心贪图境界,妄想攀缘境界,以为境界中清净的体验就是“涅”,却不知一切“体验”境界皆是习气相续,妄想聚合,实不知修行者心意无住,无染顺随,不着诸境,若有“少法”可得,即名“入魔”。

修行者,非见性不能说法,何为“正眼法藏”?心相皆空,无染空觉是名“正眼”,若非以心印心,佛佛相印,性空无碍,任说《三藏十二部》皆是魔说,非“如来”不能说空,说“空”必非如来。修行者到了最后一步,空所空灭----生灭寂灭----大空性---大般若涅,是无法可说,无“性空”可以“觉明”,随顺诸相而清净无生,遍随生灭因果却如如不动,世间万物,随处随时,众生诸相,随机方便解说皆是如来圆满;“法不孤起,依境方生”,一切境界皆是因果相续,一切因果皆是妄想流转,一切妄想皆是觉性幻空,一切觉性本质空灭,空灭所灭,无空无灭,是名空性,包藏诸法生灭,如如清净,随顺众生因果,圆满不动,众生诸相皆是如来智慧法,生老病死,皆是寂照圆觉,大觉圆满。

问:佛法为何还要有戒?本没有好与坏之分呀。

答:因为有我执分别,有心必有相,有相即有诸相分别,诸相性空,本因心起,心起则有戒律。戒律戒的,就是心之攀缘,若能够识心相本空,戒律本身即是执着,虚空可否被牢笼束缚?

问:由于年龄大了,性欲没有了,是不是性根拔出了?如果没拔除,由于它不再显现是不是对去掉它很不容易?

答:性欲仅仅是业障相续的一种表现,不是性根。性根,是色受想行识之“成就”,佛所说“四相”的根本源头,源自“识性”,“觉性”执着“法性光明”而成“空相”,“空相”必与“有相”相对,此刻的空,即是“识性”所幻化的“业尘”,因“空相”境界升起的“诸法诸境”,即是“尘境”实有,实有者即是因缘和合而生,因缘聚合体现,聚合之过程就是“行阴”;行阴汇聚成境,形成“想阴”,也就是我们认为的“自我”。

你们好好思维一下,你这个自我是谁?追根究底,就是“想”而成你。如果没有想,观念体验不会聚合,也就没有诸种境界觉受,无想就无“受”与“色”;一切喜怒哀乐、生老病死、旦夕祸福,皆是因果,只因想阴相续,才有生死世界。换个角度,世界生死、旦夕祸福,就是众生无明习气相续,“想”出来的,这个想就是“性根”具体的体现形态。破性根,就要破“色受想行识”诸种境界,破想的前提,即要离“想”之攀缘;清净欲望,心不攀缘色尘,不生境界体验,即是“离相”。

清净情感欲望体验,就是去除“受”,色与受分解,构成“我执”分别的表现就消失了,“我执”离相静止,诸相空灭,习气聚合成“想”之幻境,山河大地,众生世界诸相就会消散,心静止,意空灵就可以“观照”原始细微的意识生灭相续而成流注,这就是行。在这个境界,若心意波动攀缘,细微妄念习气聚合,即可以展现无量神通,也就是《楞严经》所说的五十阴魔,真实的一塌糊涂。无心相,却有极尽细微的觉受存在;无诸相,却有生成诸相的因素存在;无有形,却可以瞬间升起一切形态;无“主观”能见,却洞照宇宙,念头生灭处,即是宇宙成就,众生成就处,不可思议的伟大,可是却是假的,是“行阴”的展现。

行阴消散,世界宇宙,生命众生,诸种境界顷刻消散,心意空止,却依旧有“存在”感,也就是“空相”,无生无灭,无来无去,空觉极圆,此刻“空尽”即是真实的体验,无我相,此刻的“空”即是我相。

到了最后一步,“识性”离“色受想行”,习气妄念生灭聚合境界而不动,如同“镜面”一样映照宇宙,心止意静,非佛,非神,却包藏苍穹宇宙,尽知众生世界生灭缘起,空止无为,无善无恶,不动圆照;无“我”相却有“空境”,空相无相,却倒影宇宙苍穹,世界众生一切生灭诸相;你必定会认为这就是宇宙最终极的原始面目了,一定是这样。因为无“想”,“似想非非想”;没有诸法之“表现”,“空圆遍照”;离思维情感觉受波动,而众生世界、真理标准就是你,你就是苍穹宇宙、众生世界的基础,了了分明,历历在目,过去未来,宏观微观,即刻当下无漏遍照,你就是所谓的宇宙的终结。呵呵呵呵呵,这就是一切邪魔外道所能达到最终的顶点,古印度的种种外道魔法,都在这里,这里就是三界的顶端,一切魔王的根本,可是,这里却是假的。

因为这里,“空照不动”是相对宇宙世界而起;众生世界,因缘相续皆因“不动”圆照而“体现”;静止空照即是众生诸法之“本源”,依“有”而升起的“空”,是“依幻说觉,觉亦为幻”,此刻的“照”,却是“觉性”固化之“业尘”;无明升起,掩盖真性,妄想幻“觉”;认定诸法有“实性”,认定众生是众生,认定光明是“存在”,认定“觉悟”即是真理。

光明,真理、众生、佛道神,皆是实有;众生、宇宙成住坏空,皆是存在。却不知,一切存在即是“觉性固化”而成,掩盖遮挡了原始觉性的无生性空面目;“识性”若“照”世界境界而无取,“空灭”万有境界体验,“观”诸相皆空,法我皆空,空性中不执“空境”,即能“转识为智”;心空意灭,宇宙虚空分解,世界大地平沉,法我皆空,空消觉灭,是为无生法忍,不堕生死轮回。此刻的境界,非境界,一切境界皆是性空虚幻,此刻的众生,非众生,实乃知觉而化;宇宙世界皆是因缘和合,一心而化,心空则法空,无住空性,是名自性。

一切法皆是觉性习气、幻想杂质折射自性而现,法非法,性空无生,实为妄想。是细微习气流注的阻碍,形成大菩萨无量智慧,可是“觉性”即苦,明空一性,空因觉起,觉空皆妄,-----继续深观,空所空灭,生灭寂灭,寂灭现前。习气妄念彻底消散,如同烧成灰烬的火焰,没有灰尘,瞬间,十法界,仅仅是一念而成,无限无量宇宙苍穹、众生世界,无非念头中梦境相续。空灭离觉,无法描述,言语道断,却在一切觉性、空性、光明、众生、妄想、生死、因缘、诸相中周遍,如如不动,随顺业尘,清净无染,过去即是未来,当下即是永恒,此为如来,一真法界,诸佛实地,除此实地,一切法皆名为“魔”。


标签:问答 
相关评论

文殊师利勇猛智   普贤慧行亦复然   我今回向诸善根   为得普贤殊胜行   愿我离欲命终时   尽除一切诸障碍   面见彼佛阿弥陀   即得往生安乐刹   

京ICP备2001656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