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敏上师

智敏上师;死亡之后是怎样变成中有身的?

时间:2014/3/6 8:00:43   作者:智敏上师   来源:学佛社区网   阅读:2046   评论:0

     归档在 广论讲记(中士道)

 

子四 死后成办中有之理

第四死后成办中有之理者。

死了之后,怎么会得变中有的呢?这个道理。

如前所说识从何舍,即于彼处,无间而成,死与中有,如秤低昂。

就是前面说的,识从哪里舍了?就从那个地方无间而生中有。舍从肉心地方舍了,就在肉心地方。“无间”(两个同时的,没有间隔的),马上中有就生了。这个死与中有中间没有间隔,死有没有了,中有马上就生了。

“死与中有,如秤低昂”,死有跟中有的两个,一个没有一个生起来了,就像天平秤一样的,一个低下去,那个就升起来了。并不是说,这个生没有之后,那个慢慢才生起来。两个同时的,这边下去了,那边就高起来了。

依二种因,谓我爱已生故,一无始乐着戏论已熏习故,二善不善业已熏习故。

这个偈三个故,两个因,有混淆。所以说我们又把《瑜伽师地论》的原文也写下来了,大家可能抄了吧?那么看一看原文。我们的原文。

《瑜伽师地论》第一卷,“又诸众生,将命终时,乃至未到昏昧想位,长时所习我爱现行”,这个是前面有的。

《披寻记》卷一:“自名言种及业种子,亲能生二,是名因缘。然依我爱,二方得起,由是我爱名建立因。同安危义是建立义故。如是我爱,无始时来与身俱生,是名长时所习我爱。”

这里就是《披寻记》的文,“自名言种及业种子,亲能生二,是名因缘。然依我爱,二方得起,由是我爱名建立因”,一个是因缘,一个是建立因。什么叫建立因?“同安危义是建立义故”。“如是我爱,无始时来与身俱生”,又是一个俱生啊,这个文说了很多了,所以总不要问了。“是名长时所习我爱”,这下边就是我们的文来了。

“云何生,由我爱无间已生故”,这是原文。宗大师引的是原文。“无间已生故”,这个是接前面的,不是两种因之一。“我爱无间已生”,就是死有的时候,怕自己没有了,就生起我爱。这个《披寻记》的文。

《披寻记》卷一:“此中我爱长时所习,先命终时,我爱不舍,中有生时,我爱续生。于其中间,无刹那断,由是说言无间已生。”

“此中我爱长时所,先命终时,我爱不舍”,我爱不舍就起中有了。

“中有生时,我爱续生”,这个我爱就在中有里生起来了。在死的时候,我爱没舍掉,那么死有没有了,中有马上就生起,像秤一样的,一边低下一边(高起),我爱就在中有里边产生了。

“于其中间,无刹那断”,中间没有断掉。死有的一刹那过了,第二刹那就是中有,马上就生起来了,没有断掉。

“由是说言无间已生”,所以这个无间已生,就是说从死有到中有,死有的我爱直接到中有,生的时候我爱也接着生了,中间没有间断的。我爱已生,“无间已生”,这是原文。那么这里我爱已生呢,少无间两个字,这个我们说,原文呢就是说我爱是无间而生的。那么这是接前面的。

那么两个因是什么呢?两处因呢就是:“无始乐着戏论已熏习故善不善业已熏习故”,这就是两个因了。无始以来,乐着戏论的熏习,这是名言种子,我们学过《摄大乘论》的,这是名言种子,这是无始以来有的。

《披寻记》卷一“初戏论因,无受尽相,刹那流转,相续无尽故。次净不净业因,有受尽相,生死流转,与果有尽故。”

“初戏论因,无受尽相”,戏论因这是种子,名言种子,永远有的,业报完了,下一个业报来,还是一些种子。

“刹那流转,相续无尽(故)。次净不净业因”,这就是我们的十二支的因了,这是有尽的,这个业报享完了,这个业也就没有了。果报享完了,业就没有了。

“生死流转,与果有尽故”,在生死流转的时候,业产生果了,这个业就没有了。那么参考《摄大乘论》卷一[1],我们都学过了。名言种子无始无终的,这是没有尽的;业的种子呢,净不净的种子有尽的,受了之后就没有了,这两种是因。那么“无始乐着戏论已熏习故”,这些戏论种子从来是有的了,早就熏习过了,这是一个因。那么善不善的业,就是净不净业已熏习故,这种造的业的种子,那么这两个因呢就产生那个中有了。

又此中有,眼等诸根悉皆完具,当生何趣即彼身形,乃至未受生有以来,眼无障碍,犹如天眼。

“又此中有,眼等诸根悉皆完具”,中有根支具的,眼耳鼻舌身,都完整的,没有瞎的中有了,聋的中有了,没有的。

“当生何趣即彼身形”,那么假使说你要投天趣的,中有的身体就是天的身;假使投畜生的,那个中有就是畜生的样子了;投狗的就是狗的样子了。

“乃至未受生有以来”,他还没投生之前。

“眼无障碍”,什么都能看到。

“犹如天眼”,他跟天眼一样到处能看。

身无障碍,如具神通。

“身无障碍”,铁围山也挡不住它。

“如具神通”,等于有神通一样的。

《俱舍》亦云:为当本有形,此谓死以前,生刹那以后,同类净眼见,具业神通力,根全无障碍,不转为寻香。”

《俱舍》里边有一个颂。

“为当本有形”,这个中有,它的形状呢,“当”就是将来要受生的那个本有的形一样的。

“此谓死以前,生刹那以后”,这个本有是什么,生刹那以后,生下来一刹那以后的叫本有。死之前,这个死是将来的死,不是现在的死,现在的死已经是死有了。这是投生之后到将来没死之前,这个叫本有。

“同类净眼见”,同类就是,同是中有互相能看到的。“净眼”,修来的天眼,能看到的,业报的天眼,看不到,这是极细。

“具业神通力”,它有业通,中有有通的,眼睛无碍的,什么都看到。身也是无碍的,什么都挡不住。

“根全无障碍”,根是全的,它是随便哪里都没有障碍的,耳朵、眼睛都没有障碍的,都能听到、看到。“

不转”,它是不会转的,假使说天趣去的,就是天趣的中有,不会转其它的。

“寻香”,它吃什么?吃香的。哪里有香味道它就去吃,这是法尊法师翻的。

《俱舍论》卷九:“如当本有形,本有谓死前,居生刹那后,同净天眼见,业通疾具根,无对不可转,食香非久住。”(中有凌空,金刚山等所不能遮,故名无对。)

我们玄奘法师翻的《俱舍》呢,是“若当本有形”,将来的本有的形状,中有的形状呢,跟将来的本有一样的。什么叫本有?“谓死前,居生刹那后”,生的一刹那之后,在死之前,这一段时间都叫本有。这个文呢,比较清楚一点。这里翻的“此谓死以前,生刹那以后”,很容易跟前面的死混淆。他说“本有谓死前,居生刹那后”,这个好像要清楚一些。

“同净天眼见”,同类的中有能见。“净天眼”,修到的天眼能见。

“业通疾具根”,它这个中有它有业报所感的通,很快,走得很快,这一刹那能够跑得很远去。“具根”,六根是全的。

“无对不可转”,什么叫无对?“金刚山等所不能遮”,叫无对,就是没有障碍了。“不可转”,天的中有不能转人的中有,地狱的中有也不能转畜生的中有,这是不可,《俱舍》里是不能转的。

“食香非久住”,他吃什么?吃香的。所以说你要供他,你就要食物的香味让他闻到了,他就吃饱了。因为他中有的身很细嘛,他的四大极细,用不着吃很粗的东西,香味道一闻就够了。那么它不久住,最多是七天,七天之后就要坏掉了。那么如果还没有投生呢,重新再一个中有,又是七天。那么我们看这个《广论》了。

此说中有是同类见,及修所得离过天眼能见。

“此说中有是同类见”,同是中有的人可以互相见到。

“及修所得离过天眼能见”,一般的业报所得的天眼,就是鬼的那些天眼了,神鬼的天眼是见不到的,要修所得来的,从定中修得来的,无垢的这些天眼,没有烦恼的了,这个天眼能见。

成办何趣中有,次定不可转趣余生,《集论》中说容有转改。

“成办何趣中有,次定不可转趣余生”,假使你临终的时候起了善念,中有是天的中有,你决定上天,其它地方不会去了,不会转的。但是呢,“《集论》中说容有转改”,这个《俱舍》的说法不能改的,《集论》它说可以转的。

《集论》里边第四卷[2],他说,“极住七日,或中夭,或时移转”,中有的身体最长的时间是七天,或者不到七天,就投生了。“或时移转”,“移转”就是能改了。

“住中有中,亦能集诸业,先串习力所引善等思现行故”,过去中有的时候也能集业的,过去串习的力量所引的善的或者不善的思心所呢可以现行,这时候就转了。那么所以说转移了,中有可以转移。

《瑜伽师地论》卷一:“又此中有,七日死已,或即于此类生。若由余业可转中有种子(令)转(变生)者,便于余类中生。”

那么《瑜伽师地论》也是一样的。这是《瑜伽师地论》第一卷[3]的,“又此中有,七日死已,或即于此类生”,七天一生,死了,七天过了,就在这个一类,他起中有了,假使天的中有就到天去了。

“若由余业可转中有种子(令)转(变生)者,便于余类中生”,假使有其它的业把中有的种子可以转变的,那么到其他地方投生去了。这个《瑜伽师地论》也是说可转的。这是《瑜伽师地论》第一卷有这个文。(可以抄一下。)

那么这个里边就是我们超度的问题了。超度如果说真正有修行的人,用一种好的方法去超度他的话,那么可以改变中有。投地狱的可以使他不下地狱,但是要快,如果中有已经投生了,也来不及了。所以说超度的时候决定要快,那么这就是说,超度到底有没有用?根据《集论》、《瑜伽师地论》是有用的。如果根据《俱舍》那就没有用了,也不是全部没有用,如果地狱的中有,他不会改成其它的,但是他可以缩短地狱的时间,超度力量还是有,但是不能改变,地狱去还是去,但是可以使他里边受苦时间可以减少一点。

那么在《杂集论》呢,又举了个喻。他说,有一个比丘他见没有搞正,他得了第四禅,得了第四禅他认为是涅盘,因为第四禅很寂静,临终的时候呢,中有起了,中有起了之后,该你得了第四禅呢,中有起了要生第四禅天的,但是他起了个邪见,他认为涅盘是没有的。他说:“修到涅盘了,怎么又起中有,又投生去了?”就这么一个恶的思心所呢,就投生恶道去了。那么就是中有能改变了,也是证明中有可以改变的。那么《俱舍》说的不改变呢,就一般说的,特殊力量的业可以使中有改变,这是《集论》跟《瑜伽师地论》都这么说。

本有者,《俱舍论》中总说四有。

“本有者”,那么不是一个本有吗?前面说的。“为当本有形”,这个本有是什么?在这里要解释一下。

“《俱舍论》中总说四有”,那就根据《俱舍》来讲了。有嘛是有四个有,四有轮转嘛。那么我们经常有人来反映,听了好像是记不住,听不懂,那么这些名相你没有学过是听不懂的。所以我们叫你们先学《科颂》嘛,《科颂》里四有轮转有嘛:本有、死有、中有、还有这个生有嘛。那么你这个知道嘛,看这个就很容易了。如果这个不知道的话,那就有些吃力了。那么这里还好嘛,宗大师还是慈悲,给我们讲一下,《俱舍》里有四个有

死已未生是为中有,当正受生初一刹那是为生有,从此第二刹那乃至死有最后刹那以前,是为本有,临终最后刹那是为死有,此望将来受生之死有,是其本有。

“死已未生”,死掉之后,还没有投生之间,这个中间,叫中有。

“当正受生初一刹那是为生有”,投生的一刹那,生有。正在投生的时候叫生有。生有是一刹那的。

“从此第二刹那乃至死有最后刹那以前,是为本有”,这个本有就是说投生以后,死有以前,这个一段时间,一期寿命,都叫本有。

“临终最后刹那是为死有”,死有、生有都是一刹那的。

“此望将来受生之死有,是其本有”,这里说,就是解释这个话了。

“为当本有行,此谓死以前,生刹那以后”。我们说这个本有,是将来受生之后,死有之前,生有之后,这个本有。这个本有是将来投生,生有之后,死有之前,这叫本有。并不是说,现在死掉的那个叫本有。

有误解此说为前生身形,又有见说是后形故,说三日半为前生形,次三日半为后生形。

“有误解此说为前生身形”,有人误解了,以为这个本有说的就是说前生的样子,所以说,很多人就看到中有啊,看到他的老祖宗啊,中有来了,给他托梦了,这些喽,很多人还梦到。

“又有见说是后形故”,那么这是不懂了,把本有讲错了,以为现在的身体叫本有,那么就误为这个中有呢跟现在死掉的人一模一样的。

这个旺堪布就讲了一个公案。很多人以为供他的祖宗了,做佛事了,看到他的祖宗来吃了。有一个喇嘛他认为这个是不对的,中有嘛是跟过去死有之前的身体根本就舍掉了,根本不挨着了,不会变那个形的,是将来投生的样子。他就在某人在做佛事,正在布施那些鬼神吃东西的时候,他们看到老祖宗来了,来吃了。 他就用神通把那个鬼抓住了,他说:“你到底是哪个?”他说他不是他老祖宗。“那你为什么变他样子?”他说:“我贪吃。”你不变他老祖宗吃不到啊,他供的是他的老祖宗,你变他老祖宗的样子就吃点东西,那是假的。

那么有的人说,中有是将来投生的样子,那么他就搞不清楚了。他说七天里边,前三天半是原来那个样子,后三天半是投生以后的那个样子,又是自己搞一套。

此说全无清净依据,唯增益执,《瑜伽论》说识不住故,于前世身不起欲乐。

“此说全无清净依据,增益执”,宗大师就批判了,这种说法没有清净依据,没有真正的依据的。清净的是可靠的,就自己想——“唯增益执”,自己妄想增益上去的,自己加上去的,没有正规的依据的。那么这些说法呢,世间上流行的很多了,我们学过法相的就知道,这个都是假的。

“《瑜伽论》说识不住故,于前世身不起欲乐”,那么为什么说他不是前生那个样子呢?这个根据《瑜伽师地论》来的。《瑜伽师地论》说,“识不住故”,原文是“识已往故”,这个识已经离开了前面的身体了,那么“先所依身已弃故,先我爱类不复现行”,他说我爱执呢,已经跑到那个中有上去了,前面那个身体呢他已经掉了,识已经跑开了,离开那个,不住在前面那个身体了,跑到中有去了,变成中有了嘛。那么既然识不住前面那个死掉的身体了,那么对这个死掉的身体呢已经舍掉了嘛,这个我爱执也不起现行了,不会再执了前面的身体起我爱了,所以说他的形状就是后来的那个形状。他前面的那个身体舍都舍掉了,我爱也不起了,怎么还会变原来那个样子呢?不会

故有说云,见前世身而生忧苦,亦属增益。

有的人说,中有看到前世那个身体,产生很大忧苦。这个也是乱说的,中有对前世的身早就舍掉了,不管了,没有我爱执了。怎么还忧苦呢?不忧苦了,这些都是后人自己加上去的。

造不善者所得中有,如黑羺光或阴暗夜。作善中有,如白衣光或睛明夜,见己同类中有,及见自等所当生处。

这里说中有所看到的东西了。中有造不善的,中有看到的是黑的光,或者暗夜的光;造善的中有,看到的光是白衣光,或者是晴天晚上的光,不是阴暗天的光。就是一个是黑哧哧的阴沈沈的;一个是明亮的。

“见己同类中有”,这个中有他可以看到同类的中有,自己同一类的,假使都生天的,天的中有互相都看得到。

“及见自等所当生处”,将来自己要生到哪里去,这个地方它也看得到。

《入胎经》云:“地狱中有如烧杌木,旁生中有其色如烟,饿鬼中有色相如水,人天中有形如金色,色界中有其色鲜白。

“《入胎经》云”那么这里引《入胎经》来证明这个话了。

“地狱中有如烧杌木”,这个中有的形状了。地狱的中有呢,好像烧枯了的木头一样,干枯枯的。

“旁生中有其色如烟”,旁生的中有呢它的颜色呢烟雾腾腾的样子。

“饿鬼中有色相如水”,像水一样的。

“人天中有形如金色”,人天的中有(欲界天),它是金色的。

“色界中有”呢,极白的,——“其色鲜白”,这是色界是。无色界呢没有中有的了。下边要讲。

此是显色差别。

中有它的颜色怎么样的?《入胎经》里讲地狱中有跟烧枯的木头的颜色一样。旁生中有跟烟一样。饿鬼中有水一样的颜色。天人的中有,欲界天人中有金色的。色界天的鲜白色的。

从无色没生下二界则有中有,若从下二生无色者则无中有。

无色界没有色的,那么中有是五蕴,决定有色的,那么没有色也就没有中有了。所以说,无色界那里,生无色界的没有中有的。

“无色没”,从无色界死下,要生到下二界了,那么这个中有呢,就是它要投哪一界就跟哪一界一样的了。下二界:色界、欲界都有色法的,它中有才生得起来。所以说无色界死掉之后,生到色界也好,欲界也好,它有中有的。

“若从下二生无色者则无中有”,从欲界、色界没有了,要生无色界去了,那就没有中有了,因为无色界没有色法,中有也无从生起了。

于何处没,即于其处成无色蕴,堪为根据诸教典中除此而外,未说余无中有之例,故说上下无间,皆无中有,亦不应理。

“于何处没,即于其处成无色蕴”,那么哪里死掉了,就在那个地方,无色界的它的这个蕴就生起来了,就生的。它没有来去的,也不要靠中有来来去去,没有了。

“堪为根据诸教典中除此而外,未说余无中有之例”,那么“堪为根据”,就是可以依,靠的住的那些经教里边说,除了这个无色界以外没有中有,其他的没有中有的话,没有的,没有说其他的地方没有中有的。

“故说上下无间,皆无中有,亦不应理”,所以说,有人说,上下无间都没有中有的。这个有人看了上下无间,以为到无间地狱去没有中有,不是这个意思。上下无间,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,从下到上,从上到下,是无间的,没有间隔的,都没有中有的,这个话不应理的。中有是有的,但是到生无色界去没有中有的,其他都有的,全部没有不对的,全部有也不对。这是辩中有有没有的问题。

经中又说天之中有头便向上,人之中有横行而去,诸作恶业所有中有,目向下视倒掷而行,意似通说三恶趣者,《俱舍论》说:人鬼畜三,各如自行。

“经中又说”,那么经里边又说的中有的形状了。

“天之中有头便向上”,天的中有因为往上生了,头向上的。

“人之中有横行而去”,人的中有它不向上了,就在平地,就平看了,横的看了。

“诸作恶业所有中有,目向下视倒掷而行”,作恶的那些中有,要堕恶道去了,眼睛都朝下了,甚至于呢,堕地狱的,“倒掷而行”,颠倒着走,倒起来了。

“意似通说三恶趣者”,这个话呢,经里边呢,造恶业的中有,“目向下视倒掷而行”,意思好像是三恶趣都一样的,但《俱舍论》说呢,它是不一样的。

“人鬼畜三,各如自行”,人就是跟自己的人一样走路,鬼跟真的鬼一样走,畜生还是横起走,地狱却是倒起走了,这是《俱舍》的说法。

寿量者,若未得生缘,极七日住,若得生缘,则无决定,若仍未得则易其身,乃至七七以内而住,于此期内定得生缘,故于此后更无安住。

“寿量者”,中有能维持好久呢?

“若未得生缘,极七日住”,因为中有它的生起的力量不强的,没有碰到生的缘呢,它最多七天就要消失了。

“若得生缘,则无决定”,假使得了生缘呢,碰上了,那就是一天投生也可以,两天也可以,哪怕一刹那就投生了,也会有,不一定七天。

假使七天满了,“若仍未得则易其身,乃至七七以内而住”,假使七天过了,生的缘还没到,那么它改一个中有,又变一个中有,另外变一个中有,也是七天。七天到了又是七天,最多七个七天。若七个七天之后,怎么办?如果它们还没有投生,它中有就没有了?不会,七个七天之内决定投生了,最长的时间七个七天。

“于此期内定得生缘”,那么长的时间还没有生的缘,不会的,决定在七个七天里边生缘是一定会有的。

“故于此后更无安住”,所以说,中有超过七个七天的,不会有的。

我们汉地呢,一个迷信,也是有根据,但是也是搞不清楚的根据。他以为中有是七天一次生死,七个七天,那么就是说,度亡呢要做七七四十九天的法会。那么有的早就投生了,最长的四十九天,你做它那么长,那就是打最满的算盘来打算的。那么五七么要怎么的了怎么的了,这些有些是加上去的东西了。有的人说五七嘛要回来一次了,啥东西了。它有的时候当天就投生了,你怎么回来呢?

堪依教典,悉未说有较彼更久,故说过此更能久住,不应道理。

可以依靠的那些教典,就是经教了,都没有说超过四十九天再久的,没有的。所以说,有人说超过四十九天还能住的话,是不合理的,“不应道理”。

如天中有七日死已,或仍生为彼天中有,或转成办人等中有,谓由余业转变势用,能转中有诸种子故,余亦如是。

“如天中有七日死已,或仍生为彼天中有,或转成办人等中有”,这就是说可以转的了,所以宗大师的看法呢也是能转了。他说,天的中有,七天死了之后,他可以转天的中有,成天的中有,那就是不变的了。或者呢,“或转成办人等中有”,但是它也可以变人的中有,可以改变。

“谓由余业转变势用,能转中有诸种子故”,中有里边由其它的业力,转变力量,可以使中有的种子改变,那么它的形状也改变了,本来是投天的可以投人。那么这就是说,在中有期间,超度有力的可以使它避免恶趣,就是这个道理。

“余亦如是”,天转人,人转天,乃至畜生转人,地狱转人,这个都有可能性的,都是可以转的。“余亦如是”。

那么这就是说,讲得很仔细,这是死有之后讲中有。中有之后呢投生了。
   
(节选敏公上师《菩提道次第广论》讲记 第五十八讲)



[1] 《攝大乘論》卷一:“即由是義說戲論因,無始時有,不說業因,隨先造作,成熟異故。”

[2] 《集論》卷四:“極住七日,或中夭,或時移轉,住中有中,亦能集諸業,先串習力所引善等思現行故。”

[3] 《瑜伽師地論》卷一:“又此中有,七日死已,或即於此類生。若由餘業可轉中有種子(令)轉(變生)者,便於餘類中生。”

 

 

神通是修行的成就吗?

        1927年生于苏州市,后随父母到杭州、上海市。1954年于五台山依上清下定上师披剃,依止当代高僧上能下海上师座下学修十三载,深得海公上师显密修行之心要。1992年兴办三门多宝讲寺。1995年,大吉活佛(现康定南无寺住持)授于敏公上师以金刚阿阇黎位。1999年创办上虞多宝讲寺。至今讲授经论20余部,文集已经正式出版。


标签:智敏上师 
相关评论

文殊师利勇猛智   普贤慧行亦复然   我今回向诸善根   为得普贤殊胜行   愿我离欲命终时   尽除一切诸障碍   面见彼佛阿弥陀   即得往生安乐刹   

京ICP备20016566号